關于市場上原油資訊,每天的更新也是層出不窮,而恰恰正是這些新聞,關系到了國際局勢的變化,這種情況是千真萬確不存在虛假的。下面我們來看看今天的。

周四(1月11日)紐市盤中,油價大幅反彈,美油一度創去年12月14日以來新高至52.7美元/桶,布油刷新近四周高點至61.91美元/桶,受到OPEC主導的原油減產及出口下降支撐,截至本周三,美油日線已七連陽,錄得2017年7月3日以來的最長連續上漲紀錄。數據顯示,12月波斯灣地區原油出口量為1709萬桶/天,環比下降6%。

據彭博報道,2018年12月波斯灣地區原油出口量為1709萬桶/天,環比下降6%,同比下降5%,較11月下降了114萬桶/天,降至兩年以來的最低水平,主要原因是波斯灣出口至中國和美國的原油創下兩年新低。OPEC六大原油出口國中,伊朗原油出口降幅最大,較11月下降了55萬桶/天,環比下降54%,同比下降了78%,伊朗原油出口下降的速度遠高于市場預期。此外,沙特和阿聯酋的原油出口也分別下降了46萬桶/天和40萬桶/天。伊拉克南部港口結束了惡劣天氣后,原油出口再創歷史新高,較11月增加了43萬桶/天,升至416萬桶/天。

伊朗原油出口幾近腰斬不改政府單方面決心

2018年12月,伊朗原油出口為45萬桶/天,較上月大幅下降55萬桶/天,環比減少55%,同比減少79%,距離2018年4月美國制裁前的高點255萬桶/天下降了210萬桶/天。中國從伊朗的原油進口量只有7萬桶/天,創下2年的最低水平。

伊朗原油出口下降的速度超預期,可能受3個因素所影響,其一是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陷入比較難受的境地,從各方面的消息來看,中國正在試圖早日結束貿易摩擦爭端,適當減少伊朗原油進口有利于緩解貿易戰局勢。另一方面,2019年上半年中國的原油需求可能會有所下降,從而影響一部分的原油進口。2019年1月2日,中國向58家公司發布了2019年第一批原油進口配額8984萬噸(180萬桶/天),配額量低于去年第一批的水平,2018年的首批進口配額為1.2132億噸(243萬桶/天)。

此外還可能和美國頒布的八國豁免政策比較突然有關,很多國家不確定是否擁有豁免權,他們擔心違反了美國的制裁法案,在7月已經陸續準備停止伊朗原油的采購。八國豁免實際沒有給大部分國家反應的時間,導致12月的伊朗出口數據再度大幅下降。從這個層面理解,伊朗原油出口后續可能有一定的反彈空間。

近日法爾達電臺報道:伊朗議會研究中心預計,由于原油出口下降,2018財政年伊朗經濟將出現負增長。該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,經濟可能出現-5.5%的增長,最好的情況也會是-2.6%。盡管如此,伊朗公布的預算計劃卻提高了2019財政年的石油收入。

伊朗總統魯哈尼在2018年12月25日向議會提交的2019年關于原油和石油產品的出口收入預算達到了1425萬億里亞爾(250億美元),同比增長32%。其中原油出口收入達到1104萬億里亞爾(194億美元),石油產品出口收入達到170-245萬億里亞爾(30-43億美元)(注:美元兌里亞爾取官方匯率1美元=57000里亞爾)。假設2019年原油均價為55$/桶,伊朗全年的原油出口量至少要達到96萬桶/天的水平,石油收入預算不降反增表明了伊朗政府的單方面決心,或將會在2019年更加積極的爭取原油出口。

沙特原油產量和出口雙減

2018年12月沙特原油出口量為725萬桶/天,較上月減少了46萬桶/天,環比下降6%,同比增長12%。沙特出口至中國的原油也出現下降,較上月減少22萬桶/天。沙特出口至美國的原油下降了48萬桶/天后,降至35萬桶/天,為兩年以來的最低出口水平。

去年12月3日,OPEC成員國在第175次會議上同意了新的減產計劃,新的減產計劃將從2019年1月開始和非OPEC成員國共同減產120萬桶/天,其中OPEC減產80萬桶/天。在此背景下,沙特作為OPEC的領導者在2018年12月提前開始了減少產量和出口的行動。根據外媒消息,12月沙特原油產量較上月下降了42萬桶/天,至1060萬桶/天。沙特除了配合減產協議減少了原油出口以外,另一層原因可能和原油需求的季節性調整有關,12月沙特出口至美國的原油為35萬桶/天,較11月下降了48萬桶/天。

根據EIA的數據,美國原油消費量為1776萬桶/天,為全球第一大原油消費國。通過觀察2013-2018年的歷史數據可以發現,美國原油消費量在每年一季度會出現明顯的季節性下降。此外,另一個原油需求大國——中國,每年2月的原油需求也存在下降的情況,原油消費量將從3月份開始回升,這或對后期國際油價有所支撐。